河津打造名人故里还需三思而后行
2019年-02月-02日 13时:28分:14秒

  运城,历史上称为“河东”。一直以来,河东地区以历史悠久、文化深厚、英杰辈出、自然和非自然景观丰富著称这在其他地方,或是套语,或有溢美,而在河东,这却是切实的描述。

  还有白虎岗上,是唐朝名将薛仁贵故里,如今还有传说中柳英环苦等薛仁贵18年的寒窑。听说,河津市要花9.8亿打造它,那是一定要去看看的了。

  这是一个广场,正当中是薛仁贵握戟跃马塑像,其余十尊站立的塑像就是他手下的火头军猛将了。塑像制作精美,显见当年费了一番功夫。再沿上岗,是几座殿阁建筑,大门紧锁,透过窗棂看去,里面很空。这些雕梁画栋的殿宇,如今漆掉彩褪,很是破败。而寒窑,真的是寒窑。不是人家介绍,我们真以为是很多年前穷苦人家勉强开凿的土窑。

  薛仁贵的寒窑景区,还算不得是个成熟景区。目前所见,可能是当初开发半途而废的结果,可能是经营不善,可能是时机未到,总之这副模样有愧于那位大唐名将薛仁贵,要重新打造,还是很有必要的,但线亿,值不值得?梯子崖景区也正在建设,负责人说已经投资了两千多万,还得追加。问他什么时候回本,他说总得十年后。薛仁贵寒窑景区,又计划什么时候产生效益?

  河津2004年在全省率先冲进“全国经济百强县市”行列,去年P达到205.6亿,财政总收入31.1亿元,要说钱,当然是不缺的,也足以令之前走过的那些个拿几百万几千万都捉襟见肘的县羡慕,然而越是这样,我觉得,钱越要花在刀刃上。

  搞旅游开发,景区总归是要在市场中接受检验的,要有游客来捧场,所以起码的原则,不应该是“我们要做什么”,而是游客“想看什么”。虽然说,之前山西晚报千里走黄河采访团的文旅观察,并不对名人故里“,重新打造”的观点,但对于薛仁贵和他的寒窑,还是要做一下具体的分析。

  薛仁贵,主要活跃在唐高时期的名将,又通过戏曲评书电视剧等渠道,在民间也具有相当的知名度,可以说是一个介于真实和演义之间的历史人物。只不过,在这两方面,都不算第一等。真实历史中,他平生主要功业,定天山击败九姓铁勒,主将是郑仁泰;平辽东降服高句丽,主将是李(责加力),他都是副手。作为主将去光复吐谷浑,又有大非川之败。所以在过去,李纲只称赞他的“博战之勇”,而蔡东藩评价说“薛仁贵,将材也。李(责加力),将将材也。仁贵三箭定天山,遂以成名,实则勇敢二字,足以尽之”。也就说,他之所以为名将,更多的是缘猛,和“运筹帷幄,决胜千里”的名将,还有一些差距。而在演义这方面,薛家的三本大书,《薛仁贵征东》《薛丁山征西》《薛刚反唐》,与《杨家将》似乎也不在一个重量级上。更何况,唐朝的名将,要说知名度,还得在《隋唐演义》里找。薛仁贵的寒窑要花9.8亿,同为山西唐朝名将,尉迟恭、郭子仪该花多少?

  景区开发,最忌讳想当然,是需要从自身出发,但目光绝不可以就局限在自身。游客去一个地方旅游观光,至少得有一个理由。这个理由,表面上看是景区开发者提供给游客的,但实际上,却是本来就深埋游客心中的。尤其是和名人相关的景点景区,这位历史名人,必须能承当起这个理由。薛仁贵是颇有知名度的名将不假,但能不能让游客产生“不得不去”的念头,就如同孔子之于曲阜,关帝之于解州一般?

  再查新闻,薛仁贵故里景区还有射雁塔观光区、军事文化拓展区、民俗文化体验区、寒窑遗址区、大唐战役情景园区等功能区。这些地方,有没有一种在方圆更广大的区域内的独特性和不可替代性,又与唐朝历史文化景观更丰富的西安和永济形成一种什么样的互补共存关系,这些都是景区开发者要细细考量的事情。幸运彩票吧

  还有一点。景区的开发不仅需要有历史和文化的底蕴,也要与其独特的气质相吻合。薛仁贵故里景区,现在唯一真实的物质化载体是寒窑。这个寒窑,其内涵是“苦守待夫,矢志不渝”之节,这是古代中国特别重视的价值观,如此河津人才能骄傲地说,寒窑与表达高卧隆中,心怀天下之“志”的诸葛茅庐、表达身居破屋,挂念之“忧”的杜甫草堂分庭抗礼,鼎足而三。如果大量其他文化的内容其中,喧宾夺主,无疑冲淡了这一主题,但如果以其他文化,比如说以军事文化为主要内容,势必要放弃或忽略寒窑这一文化主题,但搞一个军事文化园区,河津并无特别的优势,又对游客有什么了不得的吸引力呢?

  河津的,是争强好胜,勇为人先,做起事来,有着其他县市所没有的魄力和决心,就好像鲤鱼跃龙门一样,求的是逆流而上、一朝化龙,靠着这种,河津曾一举率先冲进全国百强县市行列,创造了我省的经济奇迹,但是旅游业本身的发展,不仅周期长、回报慢,而且一旦布局,就不好再改弦易辙,如同赌徒们说的“买定离手、落子无悔”。9.8亿并不是小数目,“梭哈”一把固然痛快,旁人也会赞一声“好气魄”,但万一,预想落空,旁人只会轻飘飘叹一句“好可惜”,遗憾却不好弥补。

  在我看来,对薛仁贵故里景区的打造,还是稳当一些,基础设施搞好,徐图缓进,随着形势的发展,如果寒窑景区不能满足游客的需求,再增加别的内容,不要争一时之短长,而要看十年百年的利弊。

  山西日报、山西晚报、山西农民报、三晋都市报、良友周报、山西经济日报、山制报、山西市场导报、百姓生活资讯所有自采新闻(含图片)独家授权山西新闻网发布,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务必注明来源,例:山西新闻网-山西日报 。

  山西新闻网版权咨询电话。如您在本站发现错误,请发贴至论坛告知。感谢您的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