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育界的传奇人物——国家武术散打队总教练张
2019年-03月-16日 16时:56分:06秒

  不到1米7的个头,短短的寸头,张根学走在人群中可能是那么的不起眼。可只要训练场,他的眼神里立刻充满了舍我其谁的霸气,任凭多么高大强壮的对手气势汹汹地与之对抗,他总能在瞬息之间找到破绽,以四两拨千斤的高超技巧轻易将对手击倒。

  陕西省体育训练中心主任、陕西省武术运动管理中心主任、陕西省武术协会、陕西省武术院院长……在众多的头衔中,张根学最看重的还是中国武术散打队总教练,习惯人们叫他张教练。在他担任国家队总教练的十多年时间里,培养出了许家恒、吴雄、张坤等一大批世界冠军,从一名身手不凡的侦察尖兵,到中国武术散打队总教练,张根学以军人气概和钢铁一般的坚强意志走出了一条别样的人生之。

  6月15日,市县某小镇的一家宾馆里,有着光荣传统的我军某部红四连的老战友们在此相聚,这里距离当年红四连的驻地不到一公里,战友相逢,分外话长。第二天,老兵们排着整齐的队列来到他们战斗过的地方,与现役红四连官兵联谊交流,传承我军光荣传统。当驻军连长一小跑来到张根学等几位老兵组织者前行一个军礼时,张根学双脚一并,一个标准的军礼回了过去,随后两双手紧紧地握了起来。

  当年,作为我军某部侦察兵的张根学,曾经特派在红四斗生活了一年多的时间,战友们对他印象最深的,莫过于他常常一个人穿着长长的球袜在操场上踢足球的样子,以及晚上传来的悠扬的口琴声。

  “来,大家想听不,我吹一首《我是一个兵》,谁来唱呀!”多少年来,虽然他的身份换了无数遍,现在已是战功赫赫的国家武术散打队总教练,但他随身携带口琴的习惯没有变,不管训练比赛生活多么紧张、多么艰苦,一曲口琴乐声过来,所有的疲倦、所有的紧张一瞬间都变得,他习惯了这个,他带出的无数世界级散打健将们也都习惯了这个,幸运彩票吧只有听到张教练的口琴声,他们的心里才会变得非常地踏实。

  几位老兵扯着嗓子唱了起来,一曲又一曲那熟悉的老歌,熟悉的旋律,联谊的战友们不自觉地以张根学围成了一个圈子,这个圈子吸引了连部的摄影师,他要记录下这一珍贵而感人的瞬间。

  接着是观看红四连的反恐演练,参观军史馆,最后是与连队的战士们一起端着盘子排队就餐,一切都是那么熟悉,但一切又都全变了样,泪花在张根学的眼眶里开始涌动:多少年了,他是一个兵,他感到骄傲、自豪!

  张根学曾经是一名侦察兵,这是最让他引以为傲的一段经历。16岁那年,张根学应征入伍,在卫戍区某团连服役。他时常与人提起,“每天就是摸爬滚打,擒拿格斗。学的是侦察兵格斗,如何捕俘,化装侦察,军事地形学,外军研究等等,非常辛苦,但也很有乐趣。”

  由于有扎实的武术和摔跤基本功,他在团里的侦察兵比武中大显身手,连续三年取得了优异的成绩。1983年创建,张根学和一批侦察兵转到了总队十一支队,在擒敌技术班担任格斗擒拿教练,现在还在部队中使用的技术教材《盾牌术》,张根学就是编者之一。1985年退伍回到地方后,他本色不改,在担任西安市特警教官期间还曾协助地方治安联防队侦破一起特大盗窃案,只身擒获6名盗贼,空手夺刀歹徒。

  上世纪90年代初,张根学在西安拉起了一支武术散打队伍。当时的中国,武术散打刚刚兴起,很多人还无法分清散打和套的区别,而张根学所带领的队伍,可真称得上是无经费、无场地、无编制的三无队伍。当时训练条件非常艰苦,通常就在枣园村的一块空地上。在1993年的七运会上,张根学的队员刘险峰代表陕西参赛取得了85公斤级的铜牌,这时张根学带领的“野战军”才正式进入省体育局负责人的视线。

  接下来,张根学成为一名省体育局的在册教练员,虽然纳入了正式编制,但训练经费还是有限。白天,他常常会为运动队的而找关系,谈合作,有时常常会忙到凌晨。但不管再晚,每天一大早,他都会早早地站在运动场上和队员一起出早操。训练、带队几乎是他人生的全部。

  2001年,他担任了陕西省武术运动管理中心主任,成为陕西武术新的掌门人,在国家散打队伍中也出现了多名陕西籍的运动员,从2005年开始,张根学被国家体育总局任命为国家武术散打总教练,张根学的人生再次出现了重大机遇。

  2012年2月25日,这天应该被载入中国武术史册的日子,中国武术散打队在西安正式成立,陕西第一次有了一个长年驻扎的国家队,之后田苏辉也担任了国家武术散打队领队,两位陕西武术领军人物带领着国家武术散打队从西安开始征战世界。

  从国家队在西安成立的那天起,张根学就立下了一纸不成文的:一进国家队的训练,这里必定成为军事化管理区域,从早操、吃饭到训练,所有队员的日常作息都有严格的管理制度,教练也不除外。更为重要的是,张根学把军人坚韧不屈的意志品质灌注到了队员身上,训练场上挥汗如雨,比赛场上带伤拼搏,到了最关键的时刻即便流血、骨折也要拿下比赛。

  在一次对抗赛上,19岁的小将冷鑫的对手是3届世界冠军、5届欧洲冠军,第一局刚开场不到一分钟,当冷鑫用拳击打对方头部时,对手躲闪中直接用头部撞到了他的手臂,瞬时造成了冷鑫手臂骨折。这时冷鑫再下去很有可能遭受更严重的,完全可以扔白毛巾认输。然而他却拖着一条受伤的手臂,打满比赛,并最终以微弱的点数优势战胜对手。

  另一名队员张庆军,在激烈的比赛中被俄罗斯选手重拳击打导致腭骨骨折,但他依旧凭借超人的意志扭转困局,顽强战胜了强大的对手。那场比赛过后,张根学常对队员讲:“高手对决,拼到最后就是意志的比拼。”

  盛夏西安,中国武术散打队训练馆内,一堂普通的训练课正在进行。“跑,像马驹子一样跑。”“起来,别趴下,继续练。”偌大的训练场内,除了队员们撞击、重重摔倒的声响,回响的就是张根学大声的呐喊。

  近观中国武术散打队的训练,记者能深刻感受到训练在教练和队员心目中的神圣庄严。在长达两个小时、几乎不停歇的训练中,事务繁忙、烟瘾很大的张根学不喝一口水、不抽一根烟、不接一个电话,始终站立在场上,向队员们传授抱摔、抢位、缠斗的技巧,帮助他们在激烈的对抗中跤感。冒着30多摄氏度的高温,来自全国各地的选手,一次次摔倒又重新爬起,汗水早已湿透衣衫。队医侯建强说,一名队员平均每堂训练课流的汗水就有2公斤以上。

  张根学少年时期最早学习的是摔跤。他开始师从西安摔跤名家陈建虎老师,后来又经陈老师推荐给了赵安利老师,练就摔跤的扎实的基本功,为张根学武术散打教练打下了的基础。

  在军营里,在战线上,张根学的格斗才能脱颖而出,最终奠定了他国家武术散打队总教练的地位,而且这个一待就是十多年。他是唯一的在中国武术历史上真正参加过奥运会,走进奥林匹克的中国武术散打教练員,他是中国唯一一位界大赛上一天奏响11次国歌的国字号教练员,他也是唯一一位从解放军作战部队成长起来的国家队总教练,他更是目前国家队总教练岗位上唯一的陕西人。

  2016年11月4日,备受瞩目的“宏兴杯”第八届世界杯武术散打比赛在西安城市运动公园正式拉开帷幕,来自世界各地19个国家的选手经过三天的紧张比赛,最终中国队10人参赛夺得10枚金牌,展现了在这个项目上的巨大实力,现场无数观众为中国武术散打界赛场上的强大感到心灵震憾,也为一次次国旗升起、国歌奏响而流泪。

  张根学带队靠的是铁腕,靠的是严律,同时是聪明的大脑。他善于发现人才,更善于为队员们提升自己的空间,而在跨界育才方面,张根学更是走在了最前边。谷红是陕西女子散打的一位优秀选手,但在人才济济的女子散打,她可能不是那个最好的。张根学经过对谷红的身体条件进行综合分析,大胆决定让她改练拳击,当时做出这个决定时,不只是谷红的教练,就是谷红本人也大吃一惊,但张根学把这个决定了下来,他不只从经费方面保障谷红的训练,而且又安排陕西武管中心的张广成教练带领谷红在北体长年训练,短短的两年时间,谷红就在女子拳击项目上一飞冲天,她先是在2015年的亚洲女子拳击锦标赛上夺得女子69公斤级金牌,又在2016年的世界女子拳击锦标赛上,夺得这个级别的银牌,极有希望在东京奥运会上实现突破。

  许家恒,吴雄,张坤,孔洪星,徐吉福,付高峰,王聪,刘玲玲,孟欣,章乱,李圆……,看着这一串串的闪光名字,他们每个人的背后都有一段说不完的故事:训练场上挥汗如雨,为降体重承受的是生不如死的痛苦,比赛场上带伤搏杀,到了最关键时刻即使流血、骨折都要拿下比赛,这样的故事在他们每个人身上都遇到过,对于他们来说是太平常不过的事了。

  从西安中国武术散打开出的队伍,也真正成了铁血之师、雄壮之师、威武之师,多来他们奔波界各地的赛场上,东征西讨,无往不胜,在张根学担任总教练的十多年,他所带队员在国际赛场上夺得的金牌超过100枚!

  张根学,这位体育界的传奇人物,一直用他的勤奋、他的努力、他的永远停不下的奋斗脚步,在书写着他的武术的传奇。